著名作家毕飞宇做客“杏坛高议”

0 Comments

  10月23日下昼,南京大学文学院教学、著名作家毕飞宇师长在闵行校区大学生运动中心与我校师生就“文学的读与写”举行了深化交换
。此次运动由中文系杨扬教学主持,是我校 “杏坛高议”系列讲座第四期。

著名作家毕飞宇做客“杏坛高议”

  毕飞宇1964年1月生于江苏泰州兴化市,1987年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现为南京大学教学、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毕飞宇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小说创作,其作品曾被译成多国文字在国外出版,代表作品有《按摩》、《哺乳期的女人》、《青衣》、《玉米》、《平原》等。毕飞宇曾两度取得鲁迅文学奖,多次取得《人民文学》小说创作奖、《小说选刊》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冯牧文学奖、中国小说学会奖、严肃文文学奖等。2011年,他凭长篇小说《玉米》荣获第四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同年,他又凭长篇小说《按摩》取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校党委宣传部部长解超向毕飞宇赠送黉舍礼品

毕飞宇和杨扬对谈“文学的读与写”

  在讲座中,毕飞宇和杨扬采取对话的形式就文学理论对文学创作的影响、作家的使命、写作技能
,以及阅读与创作的关连等举行了一场淋漓尽致的思惟碰撞。

  毕飞宇自步入文坛以来,其小说叙事的深刻性和创作技能
的纯熟
自若
,一直备受存眷。在谈及自己的写作特征时,毕飞宇坦言,他在写作进程中出格重视细节描写,因为在他看来“细节描写是呈现小说肌理,让人物惟妙惟肖的关键所在。”他还从花式塔理论下手2,认为细节和局部可以呈现整体,在追求小说故事的完整性时并不需求四平八稳
,常常
几个特征明显和具有丰富表示力的局部反而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杨扬认为,每位作家的作品通常都或多或少带有其自身阅历的烙印,毕飞宇也不例外,他的作品无论是从语言特征,还是表示手法上都带有明显的北方特征。“咱们通常说‘吾以吾手写吾口’,这手与口之间的间隔愈短,表示起来就更自若
。”毕飞宇戏称,“因为写作的时候通常使用普通话,这也意味着北方作家在写作的时候手和口的间隔较短,北方作家手和口的间隔则较长。换句话说北方作家在举行写作的时候,具有一个把方言转化成普通话的这样一个进程。进程越多,间隔越长。这或许等于北方作家通常更擅长叙事,而北方作家更喜欢描写的原因。”

  《玉米》和《按摩》可谓
近几年毕飞宇最受存眷的作品。前者使其斩获第四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成为该奖项2007年创建
以来,第三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作家;后者使其荣获2011年茅盾文学奖,并被拍成电视剧在央视热播。毕飞宇坦言,创作《玉米》与大众所想的史诗模式、农业文明和村落写作无关,其根本动机次要源于自己对运气的存眷和对爱情本色美的独特审美意见意义。而创作《按摩》也一样是源于他对人与人之间关连、人与糊口之间的关连,以及运气的存眷。 毕飞宇表示,对运气的存眷和对糊口的热爱是自己多年来坚持写作的根本原因。“可能糊口并没有咱们想象的那么美好,甚至有时的阅历也会很拧巴,小说家创作的也多为捏造糊口。但这种捏造和现实贴近的感觉,甚至是此中某种撕心裂肺的痛总能诱发咱们对糊口的爱。”

讲坛结束后,不少师生仍意犹未尽,请毕飞宇签名。

  讲座最初,毕飞宇还建议在座的同窗们通过仔细品尝优秀作家的作品来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并更好地感受糊口、热爱糊口。

  “杏坛高议”是我校宣传部主办的由知名文明人士、专家学者在校举办的文明专题讲座和交换
运动。该论坛2012年5月初次开讲的贵客等于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师长,第二位贵客是有着“古城保护神”之称的著名建筑学家阮仪三师长,第三位贵客则是知名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学陈平原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