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版《原野》亮相大夏舞台

0 Comments

  11月27日晚,应大夏舞台之邀,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青年导演何念执导的古代版《田野》,在我校闵行校区紫竹基础教育园区音乐厅上演。全新的诠释,高深
的归纳,为我校师生在清冽的初冬带来了一场深沉震撼的视听享受。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为我校师生带来话剧《田野》

  《田野》是戏剧巨匠曹禺先生的经典剧作。曹禺以《雷雨》走进话剧世界并臻于成熟,以后
又陆续创作了《日出》和《田野》,合称“性命三部曲”。曹禺在这三部作品中对个体性命进行了逐步深入的思考,从外在的世俗性逐步进入到对性命本体层面的哲学追索,而《田野》是性命意识最充分、最庞杂,也是最悲壮的表白。《田野》讲诉了逃犯仇虎向害死自己父亲、妹妹,陷害自己成为囚犯的焦阎王一家复仇的运气悲剧故事。在忠于原著的基础上,何念导演的这版《田野》,攻破了原脚本的线性叙事,对脚本进行了重新的编排。从“仇虎复仇”这条故事线切入,将全剧分为三幕,表白无尽循环的主题。在写实的基础上用了很多
表现主义的手段,尤其注重人物心思和内心情感的表白。又融入了很多
灯光言语和古代舞蹈的成分,极具审美快感。

  表演在火车与铁轨的摩擦声和仇虎的狞笑声中开始。第一幕,演员们用极短时间,将仇虎复仇焦家这条主线进行了概括。导演在这一幕大胆使用表现主义手腕,哄骗灯光、旁白和空间处置,将扭曲、恐惧的情感外放。尤其是哄骗手电光线的指引,与黑暗背景的互相衬托,营造出诡异繁重的气氛,观众则在灯光和音乐的引导下屏息凝神。当焦母失手打死小黑子时,现场以至出现大片惊呼声,可见导演和演员胜利地将恐惧的情感传达给了观众。第二幕将主线情节进行了展开,呈现了仇虎复仇的前因后果,叙事基础忠实于原著。演员们高深
的演技得到观众的踊跃回应,特别是焦大星、金子和焦母在铁轨旁的对话,诙谐的台词和表演,引来现场的哄堂大笑。第三幕,三位表演仇虎的演员轮番上场,当前一个仇虎杀死预备复仇的后一个仇虎时,现场一片惊呼。在惊讶当中
,观众终于明白这是一个无限循环的复仇悲剧。伴随着全场喝彩
和掌声,这场话剧美满
落幕。演出结束,演员们还表演了余兴节目,而观众也分别起身鼓掌,向演员表示祝贺和谢谢。

古代版《田野》现场剧照

  曹禺对后人导演《田野》曾给出这样的意见:“既不能切题,又不可照搬,要大胆改,要用新招来排。”从这个意思上说,何念的《田野》不但
攻破了原有的叙事路径,刻画了明显而庞杂的人物性格,还自创了东方表现主义的艺术手腕,与现实主义相结合,将苍茫的田野、沉郁的大地和对性命哲学的探讨稀释在舞台上,可谓是一次完美的尝试。现场师生沉浸的观赏,与演员和舞台的踊跃互动,无疑阐明

顺叙这样的改编是深入人心的。

  何念曾谈到,希望新版本的《田野》能够吸引更多的90后以至95后的年轻人,想让这部经典变为一部古代经典。谢幕后经久不息的掌声和喝彩
,应该是对导演最好的回馈。

  

文|白华康  图|吴潇岚 刘美杉  编辑|夏峥  编审|郭文君